people-2605526.jpg

精通修圖術已經是當代女性最基本的生存技能,無論是越來越智能的美顏App,還是光怪陸離的短視頻特效,無不帶動社交媒體女性平均顏值的迅速上漲。對於普羅大眾而言,這是技術進步帶來的眼球享受,但對於那些醉心於此道的姑娘們來說,可就未必完全是福音了。

濾鏡等美顏產品的技術特點,就是通過美白、瘦臉、擴大眼部等一系列規定動作,達成一鍵女神的效果。這種美顏演算法之所以能夠在廣泛群體中受歡迎,是因為它符合兩個定律:一是標準臉定律,即面部越接近種群疊加平均值,越不會被他人排斥;二是 大男人 點讚定律,即越容易喚起當代直男關注的面孔,越容易在社交媒體上博得關注,進而成為美顏產品的演算法。不難發現,這樣的美顏演算法是非常統一和單調的,這也是我們在朋友圈辨認女生越來越困難的重要原因。隨便打開幾個女生的朋友圈,你甚至覺得她們之間有血緣關係。這的確是件可怕的事情,因為姑娘們的審美觀在潛移默化間已經受到了損害,考慮到這類產品用戶量多,對社會整體審美觀的影響更不可忽視。

但實際上,美是沒有模板的,高級臉更難有什麼通用的定義。所謂高級感,是因為這些姑娘無論從臉形還是氣質上,都透露著對網紅爆款的不迎合。

這也符合女性審美的進化論——所有更能體現「尚獨」特質的女孩兒,都不同凡品。大家不喜歡粉艷,是因為它煙火氣太重,有很多慾望。由於女人早已不再是依附於男人和婚姻的附屬品,她們不期望再被家務、生孩子等束縛。所以那些符合進化心理學甚至討好直男審美的臉型,自然就難以高級,乃至成仙。而作為油膩的反面,清心寡欲的高級和遺世獨立的仙卻一直比較受歡迎。

從上世紀80年代的賢惠喜慶臉,再到90年代令人心疼的玉女臉,再到後來引發整形狂潮的蛇精臉和網紅臉,這些臉型無不包含了某種討好意味,要麼對男性具備直觀的性吸引力,要麼彰顯自己是個能滿足傳宗接代需求的合格兒媳。可以說,能夠從這些審美中脫穎而出,才能上升到高級的美。所以當大家都眼熱於高級臉、仙女臉時,卻每天又拿修圖軟體把自己變成批量生產的土氣臉,然後上傳、等讚。

醫美、整形的流行意味著更多人開始勇於悅納自我,主動追求美,不再活在外界對自己的審視中。在未來,醫美會和塑身、化妝一樣,是一個普通人選擇完善自我的日常選擇之一。比起用千篇一律的修圖手段來追求「我」在虛擬圖片中的美,醫美對姑娘們來說是對美更真實、更自我的追求。畢竟,每一個活生生的美好,不應該被裝在軟體與大數據算好的模型裡。

3b3b4667a92148859a92c216620f728d.jpg

放棄一鍵變美的幻想,勇敢悅納自我寧可自我審美被綁架、被損害,也要繼續依賴修圖術,這樣的行為與其說是懶惰,不如說是一種更深層的懦弱和不自信。

這種懦弱的根源,就在於大部分人非常在意他人對自我的評價。並希望通過交出審美權,以隨大流的方式博得外界認同,於是怎樣更不容易被diss怎樣做,怎樣更容易被點贊怎樣做,最終變成了修圖術的奴隸。是不是應該問問自己:這樣的面部修飾,真的適合我嗎?或者說,在不考慮他人眼光的前提下,能令我真正快樂的審美,究竟是什麼樣的?有多少人會問,甚至敢問自己這樣的問題?

令人多少有些意外的是,在這一點上,真正走在前面的,勇敢悅納自我的,反而是外界頗有誤解的醫美用戶群體。

來源https://www.xcnnews.com/kj/2598241.html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全美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